在大众媒体中,常有用「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」来教人刻苦谋求知识的。早先时,我会激昂地去指正,「这句不全,原文中本是劝人不要学太多的」云云。而到后来,接触了些现代的观点,倒不觉得这是什么太要紧的事了。从解构的观点来看,庄子写完这话,这话便不能受庄子的控制了。解释权早在读者自己手中。又巧这话初初听来,还真有几分「知不可为而为之」的豪气,用来劝人学习,是相当合适的。退之的「学海无涯苦作舟」大概也是用这句的典。

如此看来,断章取义,也是有其有用的一面。但也不是靠着道理来服人,而只是靠着一股气势,另加几分引用文章的名头。但大概还是不可取的。

不过一般关注的焦点主要也是引用者常会声称原作者是这般说的,而让原作者为其背书。如果以前人之辞来说今人之话,在本不了解原句的人听来,确实是很有几分道理,但对于已经知道原句的人听来却是胡说八道了。只会造成反效果。并且引得新手对原文产生误解。如同满大街房地产广告上的「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」,对熟悉海子的人,大概会更引人绝望吧。

好像我对物品的态度,开始转向实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