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,看了《枕草子》,本来是冲着日本古代两大随笔集的名号来看的,但却令我有些失望。

先译文不行,本来听说林文月女士的译本不错,但从这本书来说,却不合我的口味。半文半白,还残留了许多日语的句式。再则,却是作者的怨气颇深,常对四周表达不满,不及《徒然草》的豁达。读来固然还是有那么些的趣味,总体上却是落了下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