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看见了一朵花,开得惹人心动,但它或许还只是它本身吧。

花开了,或是败了,落在泥中,日渐腐败,也是它本身的「理」。横加干预,也是无趣。只要我自己记得当时的感动,也就好了。况且,我见到了它一瞬的美,便足够了。倘若深入地谋求,反而无法好好观赏它的美,也是伤心的事。

我最近又看起星星来了。我对天上事物的追求与我对周围事物的悲观也是一个有趣的对比。或许是我太胆小了,而周围的事务变化太大,很难预测,而天上的星星却是几亿年不变的,靠谱的多。我爱着天空,却也要处理好周围的事。

世上每个人都有容身之地,你的容身之地就是这天下——漆原友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