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,音乐,我周围的空气中散布着让人心烦的音乐。他那本身就很悲伤的音乐欣赏水平,再加上悲伤的听音乐必须用扬声器的欣赏态度,增强了空气中的不安。更何况他所放的曲子也多是不安的。

这令我想到了小时候,在我做作业的时,我的家人会分为两批看着各自的电视。特别是祖母,她会将电视的音量调到很高——因为她耳朵不是很好。这也使我做作业的时候全都笼罩在一片嘈杂的电视声中,有时候恰到好处的换台也会将我的注意力完全吸走。所以,别人很快就能做完的作业,我都要花一个晚上的时间来做。但我也没感到多难过。因为我想做的就是在做作业的空隙中,悄悄看着书。我的阅读习惯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。但后来,上了高中,有了晚自习,也就没怎么体验过在专心做事时的杂音了。

现在,在同学切歌的空隙中,我想起了从前。看来我又要回到人世间了。高中那种状态才是异常。实际生活中,真的很难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安静时间。一切之能在吵闹中进行。我不适应这样的环境,又能怎样?或许能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是人生的奢求。

随着我越睡越晚,室友也开始效仿我了。他们也越睡越晚了。我现在真的无法逃避了。只能去面对。

Opus

今天在调整Foobar2000的时候,发现一个一直以来都没怎么注意过的格式——Opus格式。

Opus编码器是一个有损声音编码的格式,由网际网路工程任务组(IETF)所开发,适用于网路上的即时声音传输,目前已经正式完成标准化,标准格式定义于RFC 6716文件。Opus格式是一个开放格式,使用上没有任何专利或限制。
以上来自中文维基

从收集到的各种资料来看,这是一个很有希望来代替AAC在低码率领域的有损音频编码方案。更有优势的是,它采用BSD协议。这起码解决了它在多平台的兼容问题。
但现在可能还是有些不太完善,我也不是很中意其44100Hz音频的强制重采样。先暂且还是用着AAC好了,观望一阵看看发展。

Vim

很久没用Vim了,感觉日渐生疏。今晚又好好地复习了遍常用命令。感觉思维的条理清晰了不少。大概以后真能一直用下去吧。

键盘

今天,网上买的明基键盘到了。感觉还不是很适应。键帽对手指的黏着度太高,总觉得摁下去软软的。在这样的气温之下,我的手也惯例发凉到打字迟钝。键距还好,就是难受的触感。难道一样也要我来适应吗?反正我是要完全适应这个陌生奇怪的世界了。上帝不要太过为难我就好。

我又好几天没看动画了,今天灌篮高手重制版放源,我也没去看。适应这可怕的世界也必须要失去什么,我怕是要失去这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