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鸽及其他

推《魔法使之夜》,看到了旅鸽一节,不由得产生了些联想。

我为什么会怀念旅鸽呢?第一只被猎枪打下的旅鸽,和最后在人类保护下死去的那只旅鸽,没有什么区别吧。

但我不会去怜悯第一只旅鸽,就像不会怜悯今天中午,我餐盘中的那块鸡肉一样。

我愿去怀念逝去的事物,纵使它本身对我已经没什么作用了。

我会在吃饭时,留下盘中最后一块食品,舍不得吃下;我会珍重一盒笔中,剩下的最后那只笔;我会在看小说时,对刚看完的一章意犹未尽……

可站到一个相对客观的角度来看时,总觉得,最后一个也不是那么值得珍惜。它应同其它所有个体受到一样的对待。一样地被欢快地吃掉。这听起来有些丧心病狂。但我......

关于读书速度

近半月来,我竟一直都在读《海边的卡夫卡》。

我是在重读这本书。我第一次读,只花费了一天不到的时间。但现在,我却看了两个星期。读书的进度慢了下来。我拿起这本书就想睡觉,怎么就这样了,果然晚上要早些睡了。

好了,该睡了。

反省

我也变得同室友一般得吵闹了

我意识到这一点时,是在寝室中肆无忌惮地吹口琴时。若是原来的我,不但不会如此去做,反会对此深恶痛绝。像这等公共场所,怎么能依着自己的性子肆意地制造噪音呢!而现在的我,便是噪音的生产者。

我要反思自己的行为了,

我不能再在深夜上网,像现在这样。致使睡眠不足,然后在上课时睡觉,睡到牙疼;

我不能再在晚上发出很多的噪音。在他人明显要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也一样;

我不能再将自己的兴趣强加给他人。

我不能再炫耀性地表现自己的不同,要保持低调。不是为了增加逼格,而是为自己减少麻烦。知雄守雌既能减少他人委托我办事的次数,又能让自己在未知的领域更加游刃有余......

思维紊乱

音乐,音乐,我周围的空气中散布着让人心烦的音乐。他那本身就很悲伤的音乐欣赏水平,再加上悲伤的听音乐必须用扬声器的欣赏态度,增强了空气中的不安。更何况他所放的曲子也多是不安的。

这令我想到了小时候,在我做作业的时,我的家人会分为两批看着各自的电视。特别是祖母,她会将电视的音量调到很高——因为她耳朵不是很好。这也使我做作业的时候全都笼罩在一片嘈杂的电视声中,有时候恰到好处的换台也会将我的注意力完全吸走。所以,别人很快就能做完的作业,我都要花一个晚上的时间来做。但我也没感到多难过。因为我想做的就是在做作业的空隙中,悄悄看着书。我的阅读习惯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。但后来,上了高中,有了晚自习,也就......